您的位置:主页 > 冷库 >

夜听风啸

时间:2015-06-17 12:47来源:未知 点击:
转眼间,一年一度的轮换就要到了,傍晚时分,风吟阵阵,吹的窗户沙沙做响,风过处迷雾茫茫;大自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拉开了岁月更替的帷幕。随着夜幕的降临,我早早的躲进了属于自己的斗室,听风力逐渐加强,我隔窗眺望,窗外天穹如钩的弦月高高的悬挂在蓝天之上,与繁星密布遥相呼应,由于是隆冬季节,窗外的寒风不免有些刺骨,我关好窗户,拉下厚重的窗帘,侧耳聆听着室外的狂风呼啸。听惯了和风细雨的和弦,却很难有机会静心欣赏这狂风怒吼的交响乐。狂风之际,虽然不能随之翩翩起舞,但也有一种摄取魂魄的激动。
   进入冬季以来,很少有雨光顾我所居住的城市;更不用说雪的降临,又是一个令人烦躁的干冬;我凝视着苍茫的夜空,想让自己的思绪慢慢的平静下来,特别是在这个2014年行将结束,2015年即将开启的特殊时间里;用心得去整理很久没有细细梳理的思想碎片;但窗外风的呼啸却根本无法让飘飞的思绪做片刻的停顿。随着袅袅起舞的茶云,室内早已经弥漫着茶淡淡的清香,微感疲惫的心灵也不由的有了些许的振奋。品香茶,听风吟,做述评,应该也是人生惬意的快事。
   作为风这大自然的幽灵,古代的文人骚客也有着许多著名的评说和墨迹。因为喜欢文学,对古人吟颂四季和自然的诗章有着很深的记忆,最悲壮的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回还”和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。听窗外啸啸风吼,确实有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,想田野之中,枯枝之上,那留恋不舍的黄草枯叶,在这狂飙劲扫之下,怕也只能漫天飞舞,感叹着风的摧残和树的不挽留了。
   人生随着岁月的流逝,总会时时感到光阴似箭;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,自然界的生灵可以随着季节更新而重新焕发生命。但人的生命之光却无法随着年度的更替再重新步入青春。我遥看着灰蒙蒙的夜空,仿佛想要在闪烁的银河里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。如钩的上弦月在众星的烘托下,笑容是那样的灿烂;用她温柔的月光抚慰着被生活折腾着的人们,温暖着苍生的心灵。给落魄和寂寞生灵以生活和生存的希望。看着月色在狂风的呼啸中泰然自若,神态淡定,联想到人生历练总会有许多的坎坷和不平,如果人们能平和心态,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,人生将会达到与自然和谐共鸣,也就少了不少的俗世纷争。
   年复一年,周而复始,想那呼啸而过的大风,扫荡的是积尘,留下的应该是清新;残枝落叶飘荡的是无情,其实撒下的是充满希望的新春。我在斗室内来回踱步,领略的却是不一样的意境。不管新年以何种方式来临,有一点是我们的共鸣,新的一年应该有新的希望,尽管前途还有许多艰辛。
   夜色深沉;寒风好象没有和弦失去了独舞的兴致,知趣的上弦月可能也怕打扰了人们沉思的雅兴,悄悄的钻进了厚厚的云层。只有凡间璀璨的灯光在浓重的夜幕里不知疲倦的闪烁着光芒,恪尽职守的为夜行人指引着归来的路程。冷风过后,空气里弥漫着隆冬季节寒冷的气息。我漫无边际的敲打着键盘,和着自己的心弦记录着月夜的点滴,此时的心情很是沉静,凭栏凝视着星空,品着清清的茶香,聚精会神的且听风吟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