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制冷压缩机 >

谁在聆听流年不灭的烟火

时间:2015-07-03 14:59来源:未知 点击:
谁在聆听流年不灭的烟火
  有没有唱过这样一首歌,唱到心碎也不肯停息;有没有看过这样一幕剧,看到暂播也流连忘返;有没有种过这样一朵花,开到冬天也不肯罢休;有没有许过这样一个愿望,就算地球毁灭也可以永远许下去。
  我们听过江南水乡的梦里缠绵,我们领略过黄土高原的大义凛然,我们不断追寻三毛永远向往的撒哈拉,我们期盼雨果笔下神圣的巴黎圣母院。是谁站在井冈山立下豪言壮语,是谁在昆虫的世界里欢乐畅游。你可以说是那些美丽的圣土中的龙凤,我可以说是流年孕育的他们的梦想。
  流年,曾经流淌过的年华,一瞬间转瞬即逝,就像初夏在池塘里慢慢盛开的荷花,美丽神秘,淡雅可人。流年,追忆风花雪月,永远的似水年华,就像深秋里飘落的树叶,华丽的失去,带去一抹抹消失的记忆。流年,盛开在彼岸的花朵,流淌在醉人的思绪,就像初春的牡丹,美丽却又让人无法靠近。流年,曾经在你的岁月里逝去的旧旧的时光,依然像霜冬适合的腊梅依旧开放。流年,曾经在我指尖里划来划去,在我的心跳里存有记忆,我追求他不灭的烟火。
  “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,谁安慰爱哭的你,谁把你的长发盘起,谁给你做的嫁衣。”
  “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。祈祷天灾人祸给我只给你这香气。但我卑微奢求让我存留些许的气息。好让我在梦里能想起我曾拥抱你的力气。”
  “还有每天都会看见的你,虽然日子很平凡很简单,但总有那么一点幸福的感觉。”
  “明天的你是否会想起/昨天你写的日记/明天的你是否还惦记/曾经最爱哭的你/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/转眼就各奔东西……”
  我把手放在你的手上,偏偏缺点温度,还只差你最后一笑,那样怎么能了。
  我站在薰衣草田,紫色的波浪一点一点蔓延,掀起你的碎花长裙,却仍是那么得意。
  我好想拥抱时光,可你却在吟唱,唱那段不为人知的流年,还是在默默说抱歉。
  你说还有什么胜过天堂,我笑着指了指你。
  你在我的背后吟唱你曾经的记忆。
  你的双脚踩在沙滩上却还是显得那么僵硬,是什么才能抹去你的痛。
  你笑着说是流年。
  或许,我不能把我的流年当作记忆存活,或许,哪一天哪一月我还站在那里等你。看清风轻抚我们的笑靥,??风的足迹,哪怕只是一点一滴却还是在心里。或许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情,要么缺点句号或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,我站在麦田里守望,守望一个暖暖的回忆。或许你还是很执着的说我们可以回去,重新尝试那些所做过的事,每一天都可以是个开始,或是个回忆,我笑着默默离去。或许你在给我做最美的嫁衣,然后静静看着我长大的足迹,就像彩虹悬挂在天空的晴空万里,笑在心里。或许,你会在某一个静谧的夜晚,就像金鱼咬住金色的鱼钩,拥有一个不是很棒的结局,然后蜷缩在角落里,悄悄的问,我的流年在哪里。
  你穿着白色裙子摇曳在风里,害怕这一时刻会很快过去。
  你双手各一默默祈祷你能够愿意,愿意珍惜眼前不让她消失在风里。
  你端着一杯热热的奶茶然后把它放在桌子上,你说你要看它怎样一点点变凉,就像流年的逝去。
  我抱着一本厚厚的书蹲在田野,你说“三毛”两个字鲜艳的耀眼,我喜欢她。
  我在漆黑的夜晚独自走在林间小路上,晚风吹来我却感觉不冷,有种要珍惜的甜头。
  我悄悄在心里为自己埋了一个冢,埋葬记忆。
  流年,带来了每个人的成就与自豪;流年,彼此心里最诚挚的时光;流年,盛开在繁夏最美的烟火;流年。
  梦里寻你千百度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