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制冷压缩机 >

绛水长流,笔耕不止

时间:2015-07-03 15:02来源:未知 点击:
一直想给《绛溪笔谈》写一个序,却总是力不从心,从落魂桥到草池沿,光阴的起落里,平淡青涩的文字勾勒不出生活的真实晕影。

青草泛黄,枯枝吐绿,无论在什么样的句子里抑制不住的依然是青春的美丽悸动。

我留恋着简阳的山水,触摸着回忆的神经,独吟着"一撑孤舟下草池"的时光,印象中的绛溪河从遥远的分栋山款款而来,轻盈而去,留下了一连串让我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武庙,玉成,回龙,草池

寒梅吐馨,绛溪清浅,2014的简阳很冷,2014的绛溪没有飞雪,用"笔谈"二字给绛溪续尾,己经是霜降阡陌,倦鸟归栖的傍晚时分。

一个人,一盏孤灯,一腔没有由头的思绪,在冰冷的键盘间默默的笔走龙蛇,厌倦了九眼桥的灯红酒绿,一颗不再年轻的心离成都越来越远,越来越陌生。

烟雨飘摇,寂寞如刀,再深沉的句子也拾不起那些虚度的年华。

曾经的梦想在城市的灯火里莫名的摇摆,想起草池河畔的白鹭,念着些熟悉的名字,物是人非几个字沧桑了太多的回忆。

一个人饮着属于自己的孤独,玩不起只和陌生说话的暧昧,惟有把一腔真诚湮灭在断断续续的文字里,巫昌友仍然是巫昌友,绛溪河依旧是绛溪河,写几行无关痛痒的文字,成都最终是会把我遗忘的,犹如我曾经努力遗忘过的那一段爱情。

听夜色中的鸡鸣狗叫,已看不清楚绛溪两岸的苇絮飞扬,城市与乡村的距离使人喘不过气来,挥一挥衣袖,青春的光景里我又一次错过了自己的人面桃花,2014的桥段里?有了面朝大海的春暖花开。

城市的路并不平坦,所有关于地摊生活的记忆,都写在了2014的岁末里,一些人成为了过客,一些事成为了回忆。

一直以为这辈子是不会去仁寿的,终究还是去了,在那个叫做大田的地方,始终没有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曾经的欢喜与苦痛都成了过往云烟,我是一个不善于倾诉的人,太多的旧事负累在并不坚实的心胸里,九里埂上可以看到五龙朝丹景的霞光,十字路口却看不透人生的漫长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有时忍不住的也会鼻子发酸,坚强的外壳掩饰不了内心的脆弱,一杯茶,一枝笔,一些文字淡定,一些文字浮躁,一些文字轻描淡写。

做一个优雅的男人,书写散文一般的篇章,十年一次的仁寿路早已沧海桑田,只有那不知疲倦的绛溪河还在默默流淌,风摇枯草,一袭风霜,当年海誓山盟的那些人人已经烟消云散,那些事已经成了故事,可以遗忘,也可以回忆。

青春几何,春秋几度,无语问苍天。

对于青春的敬畏已经从眉梢直至骨髓,一段文字留住一段过往,一段愁绪温暖了一段记忆,握住2014最后的一米阳光,落花成?,堪叹堪拾。

从2014来,又该到2015去,巫昌友说青春依旧是不堪百度的,在一次又一次的辞旧迎新里,梦想一如绛溪河上的行船,渐行渐远,花开花谢,春来春暖。

一直是念叨着玉成的,那里不仅有我关于舌尖上的文字,更有从小到大的成长记忆,冷林熙老师说玉成的名字源于玉汝与成的典故,玉成桥是一个不缺故事的地方。

是的,玉成桥的故事让人温暖,让人怦然心动。当年的周老师和碧玉终于修成了正果,二十年的等待,写成了一首荡气回肠的爱情史诗。

就连当年嘲笑,奚落过周老师的人都送上了真挚的祝福。

以前一直认为荡气回肠是与凡人无关的,见证了这对中年人的幸福,爱情的甜蜜原来就是人间的烟火,伸手可及的。

说到爱情,感觉人世间的爱情基本还是靠谱的,每一段爱情都是一段美丽的童话,鲜活了生命的色彩,激扬了青春的风帆。

勿庸讳言,我正渴望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期待着一段看得见未来的邂逅。

雨过落魂桥头,绛溪水暖谁人知,东风正劲,我挂念着东风第一枝的绽放。

无端的回首往事,自然有些不堪,也有些莫名的愁怅。

西来烟雨再美,我也只不过是蒲江街上的过客,绛溪长流,笔耕不止。

【作者巫昌友,笔名春天的铁,四川简阳人,qq891344127】
下一篇:没有了